叫我honey就好了啊

叫我honey就好了啊.

【DS】大学教授Deanx大学教授Sam

#及其ooc谨慎观看





你看着他,你想着他,你触碰他,你吻着他。



他脖子上的驼色红方格围巾和鼻梁上的金丝框眼镜都吸引着你的眼球,你看着他。



他别在耳后的漂亮长发勾起的唇角和脸颊上毛绒绒的胡须,你不住想着他身上似有若无的香气松木一样温暖又沉稳,你想着他。



他敞开的领口和他不经意露出的大片皮肤被阳光所触碰所占有,他看你的眼神,粘稠湿润似乎满满爱意就要溢出却又疏远迷离。你颤抖的手指轻轻挨上被阳光考的有些炙热的肌肤,试图藏住自己的小心思,你触碰他。



晚宴上他漂亮的棕色长发被灯光照的更加耀眼且迷人而修身的西装显得他两条腿笔直修长,你视线一路向下入眼的是露出一截的脚踝,相比来说过于纤细的脚踝早就把你的注意力全部吸引。晚宴结束后你迫不及待的将他推倒在你的爱车后座抬起那吸引了你一晚上注意力的脚踝吻上去。你的唇蹭过那小小凸起的骨节处,你的牙齿划过,你的舌和他的皮肤缠绵,你留下一个个青紫的痕迹,你吻着他。






对不起我实在是太喜欢啪嗒这张戴眼镜和他的脚踝了于是就有了这篇意识流惹👌什么不说爽就是了


他被酒气熏红的脸颊,他缀着水晶与碎金的眼眸,他被舌尖润湿的嘴唇,他一切的一切,都叫嚣着嘶吼着,吻他,吻他。


是伤痕,是由掌心滴落的血痕,是眼泪滑过脸颊,是鬓发末梢的汗珠。

是纠缠,是争吵,是误解,是不理解。

是交融,是救赎,是不耿直的话语,是爱。

是一切的一切,是他们。


R.I.P
我们下一个宇宙见

我们都是上帝的孩子,是闪耀的群星,是值得被爱的那一个。


我还是忍不住问人鱼:“你去过深海吗?是什么样的啊?”

人鱼朝我翻了一个超大的白眼,才慢悠悠的说:“你有病啊?我没事干嘛去深海找吓啊?”

“啊?为什么啊?虽然黑了点,但对你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吧。”我有些诧异。

“呸!黑算个啥,你是没见过那些深海鱼!一个个的,特别是那个精灵鲨,差点给我吓得猝死!”人鱼突然情绪激动,手舞足蹈起来。

同时也极力向我描述:“我的妈啊,那些鱼,一个赛一个的丑!水滴鱼知道吧,直面它的冲击力可不小啊,我差点没吐出来!”

人鱼也不打算停下,又开始絮絮叨叨:“什么跟什么啊!你能想象明明你想一个人静静睁开眼却被吓的半死都感受吗?!这可比生气的老妈还可怕!”

我忍不住要打断他:“嘿,别这么说,它们好歹是你的同类。可留点情面吧!”

“你可闭嘴吧,我什么时候堕落到和那些丑东西是同类了!还留情面,做你的野梦去吧!真是...”人鱼不留余力的反击我,而我似乎也找不到什么好理由去反驳他。你知道的,深海的事总是很复杂。

【盾冬盾】Secret

#复健意识流
#盾冬盾无差
#队长中心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时间线接复联三以后

————————————————————————

云像是慢慢晕染开似的,一点点的占据了整个天空,天快黑了。可边缘的光还缀着,给着人们一丝希望,光明的希望。

史蒂夫有些恍惚,记忆中的花香与阳光似乎越来越来近,跨越整整一个世纪重新出现在他的面前,提醒着他最开始的感受。

他喜欢巴基,他爱着巴基,他深深的,爱着巴基。

可最后他还剩下什么呢?只能是破损的心。天已经完全黑了,瓦坎达的晚上过于安静,史蒂夫躺在巴基曾经的床上,带着一颗破损的心。

他太累了,他太想念巴基了,他不想睡着,他不能睡着。闭眼是黑暗重新席卷而来,他不怕黑他可是美国队长,可他怕失去巴基。青草的味道充斥着鼻腔让他又回想起了他第一次为巴基画的速写,就在乡间的油菜花田里。

他几乎又要流下泪来,揉揉眼睛没有湿意但仍是酸涩不堪。



为什么不带上我一起呢?
why do you take me with you?

或者是
or

为什么不是我呢?
why not me?




神啊,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带他回来吧,带他回了吧。哪怕把我分成两半,哪怕死后我的灵魂会受到万千折磨,哪怕我这一生蹉跎而过。求求你了,带他回来吧。

为什么每一次都在失去他啊,为什么这一次又没有抓住他的手,怎么回事啊。

时间失去了意义,史蒂夫在记忆的洪流之中穿梭又在冰冷的现实中醒来。他迟钝的思考着,思考着,他该怎么办。

已经第三天了,大家都说会有办法的,会有办法的。他也这么劝着自己,会有办法的,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

等巴基回来了,等他回来了,我就告诉他,一定告诉他。





我喜欢他,我爱他,我深深的,爱着他。

真希望自己可以出名到写自传,然后在自传写上一句“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的整个人生是毫无意义的。”这样的话

心里苦
诸神在上 复联四甜爆

All for the sau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