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honey就好了啊

叫我honey就好了啊.

R.I.P
我们下一个宇宙见

我们都是上帝的孩子,是闪耀的群星,是值得被爱的那一个。


I Sebastian you.

最近Chris在烦恼一件事,他不能对他的波波熊说我爱你了。他的波波熊太过特别了,他不能用“爱(love)”来形容对全世界最甜蜜的小孩的感觉了。

他可以爱书,他可以爱大海,他可以爱天空,他甚至可以爱一个菠萝!

所以他告诉自己“爱(love)”不行,他需要换一个词。

一个新词?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就难了。整整26个字母!上千万的词!那么多种组合!

上帝啊,帮帮我!或许应该用S开头?seb?对!seb!不过他认为还需要更多的字母,光是三个还不足以表现波波熊对他的特别。

或许sebtiana?不不不应该是Sebastian!!

Sebastian,多么美好的词,让人想起世上一切甜蜜的东西,或者是清晨带着草木的风,或者是一双灰蓝色的眼。

他知道要对他的波波熊说什么了,I Sebastian you.


七夕快乐!!!!这里借梗了粉雄救兵里的一集

七年

在很长的一段都时间里Sebastian都认为自己处于一段不可能得到回应的暗恋里。

没错,他喜欢Chris。那个Chris,唯一的Chris。

当然,这么多年过去了这段不可能得到回应的暗恋得到了回应,而Sebastian作为当事人自然是喜闻乐见的。

他甚至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Chris的每一个细节,就连空气中飘着的草木的味道都那么那么的清晰。

他或许只记得一双海蓝色的眼睛,过分丰满的下唇,比太阳还要夺人眼球的灿金色短发,和让人移不开眼的翘臀。

他可能也只记得一个人,或许顺带记住了所有细节。

他太过喜欢Chris了,他甚至感谢上帝,感谢他让Chris出现在我的生活里。

人们都说时间是最珍贵的,Sebastian对此深有感触。时间让他们相遇,时间让他们相识,时间让他们成为对方灵魂的一部分,时间带来了一切。

Sebastian看着阳光从Chris肩头滑落,从发间穿过,又溜到指缝奇迹般的将Chris带入他的一切。

这是有Chris的第七个年头,他想,以后还会有更多。

“过去,未来,都是你。”


生贺!!塞甜甜生日快乐!!!

毒液x汤老师
小破车
这次再翻我就不搞了哎

砰,砰,砰。

Chris的心脏跳的很快,因为面前的,这个星球上最甜蜜的,因为奔跑而喘着气的,手脚明显在颤抖的,鼻头微微泛红的,他在这世界最爱的,他的波波熊,seb。

声旁人流嘈杂似乎在谈论他们,可Chris不在乎,他只在乎seb。他的波波熊很紧张,急切要告诉他些什么。

Chris又看看表,他的航班要起飞了。可他不在乎,他只在乎他的seb。所以他先开口了

“嘿,是你。”

他的波波熊很惊讶他会先开口,漂亮的嘴唇开开合合几次,最后还是回答了

“...是我。”

蜂蜜味的波波熊停顿了,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亮闪闪的眼睛又看向他

“我知道这很荒谬,但是...但是我不能停下。在几天之前我根本就不知道我会和一个陌生人陷入疯狂的爱恋之中,你知道的,命运总是很喜欢捉弄人。

在这之前我最不相信好莱坞那一套了,什么在机场追回真爱,真不敢相信我现在正在做这个。”

漂亮的嘴唇翘起,他被自己的话逗笑了。老天,他真可爱。

“所以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或者不让自己留下遗憾,我...”

Chris打断拥有全世界最甜蜜笑容的波波熊,他用脚趾头都知道接下来的话

于是他决定代替seb说完它

“是的,我也爱你。”

我还是忍不住问人鱼:“你去过深海吗?是什么样的啊?”

人鱼朝我翻了一个超大的白眼,才慢悠悠的说:“你有病啊?我没事干嘛去深海找吓啊?”

“啊?为什么啊?虽然黑了点,但对你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吧。”我有些诧异。

“呸!黑算个啥,你是没见过那些深海鱼!一个个的,特别是那个精灵鲨,差点给我吓得猝死!”人鱼突然情绪激动,手舞足蹈起来。

同时也极力向我描述:“我的妈啊,那些鱼,一个赛一个的丑!水滴鱼知道吧,直面它的冲击力可不小啊,我差点没吐出来!”

人鱼也不打算停下,又开始絮絮叨叨:“什么跟什么啊!你能想象明明你想一个人静静睁开眼却被吓的半死都感受吗?!这可比生气的老妈还可怕!”

我忍不住要打断他:“嘿,别这么说,它们好歹是你的同类。可留点情面吧!”

“你可闭嘴吧,我什么时候堕落到和那些丑东西是同类了!还留情面,做你的野梦去吧!真是...”人鱼不留余力的反击我,而我似乎也找不到什么好理由去反驳他。你知道的,深海的事总是很复杂。

我一直苦于不能够在床上看书,因为没有足够的光线。当我把台灯放下时,我突然意识到,我要做的只不过是把身后的窗帘拉开就行了。

【盾冬盾】Secret

#复健意识流
#盾冬盾无差
#队长中心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时间线接复联三以后

————————————————————————

云像是慢慢晕染开似的,一点点的占据了整个天空,天快黑了。可边缘的光还缀着,给着人们一丝希望,光明的希望。

史蒂夫有些恍惚,记忆中的花香与阳光似乎越来越来近,跨越整整一个世纪重新出现在他的面前,提醒着他最开始的感受。

他喜欢巴基,他爱着巴基,他深深的,爱着巴基。

可最后他还剩下什么呢?只能是破损的心。天已经完全黑了,瓦坎达的晚上过于安静,史蒂夫躺在巴基曾经的床上,带着一颗破损的心。

他太累了,他太想念巴基了,他不想睡着,他不能睡着。闭眼是黑暗重新席卷而来,他不怕黑他可是美国队长,可他怕失去巴基。青草的味道充斥着鼻腔让他又回想起了他第一次为巴基画的速写,就在乡间的油菜花田里。

他几乎又要流下泪来,揉揉眼睛没有湿意但仍是酸涩不堪。



为什么不带上我一起呢?
why do you take me with you?

或者是
or

为什么不是我呢?
why not me?




神啊,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带他回来吧,带他回了吧。哪怕把我分成两半,哪怕死后我的灵魂会受到万千折磨,哪怕我这一生蹉跎而过。求求你了,带他回来吧。

为什么每一次都在失去他啊,为什么这一次又没有抓住他的手,怎么回事啊。

时间失去了意义,史蒂夫在记忆的洪流之中穿梭又在冰冷的现实中醒来。他迟钝的思考着,思考着,他该怎么办。

已经第三天了,大家都说会有办法的,会有办法的。他也这么劝着自己,会有办法的,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

等巴基回来了,等他回来了,我就告诉他,一定告诉他。





我喜欢他,我爱他,我深深的,爱着他。

真希望自己可以出名到写自传,然后在自传写上一句“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的整个人生是毫无意义的。”这样的话